首页 走进大珠山 景区资讯 景区景点 珠山文化 花会专题 交通票务 旅游攻略 动感影音
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
景区资讯
景区公告
景区动态
旅游标准化
写意大珠山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青岛日报    点击数:347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-6-10 
          “万古天成胜琢磨”、“巉岩绝顶欲摩天”、“石礓高仰几千重”……所有描绘之于博大深邃的大珠山,似乎都显得单薄细微、词不尽意。大珠山,以其旖旎峻秀之姿漫山飞红之势,成为西海岸风光的重要胜景。
          珠山秀谷、石门寺、磊磊怪石,大自然的神来之笔将这三大元素巧妙地糅合在一起。
         山路曲转蜿蜒,山松斜逸,芳草萋美。梧桐树舞弄着一蓬蓬淡紫色的云纱,山风里裹挟着清甜的芳香。枫杨树漆黑的枝干捧起阳绿的叶子,俨然仙风道骨的老者呈上绿色的春笺。各色野花儿简直是撒欢的孩童,他们漫山遍野地跑,开得活泼随意、自在自由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台子沟水库”依势而卧。自轻妆淡抹“出嫁”后,台子沟不再是台子沟,她挂上了“珠山秀谷”的闪亮项牌。还是叫台子沟水库吧,原始的乳名,是最好的坐标。无风的天气,湖面若平镜,怪石、树木倒映其中,复制得一模一样,分不清水中岸上、岸上水中,宛若瑶池仙境。若遇斜风细雨,更是别有风韵,碎花似的涟漪一波荡一波,秀湖像块硕大的雕花翡翠镶嵌于山间。山清清,水灵灵,谷空禅音,好一阕意境幽远的诗词。 

         四月,春天的画盘倏然倾倒,红杜鹃的花事隆重开场,以磅礡之势泼红了山、染红了水、染红了石头,也映红了游人的心情。杜鹃花,攒足三季的劲儿浩浩荡荡地开,开得铺天盖地汹涌澎湃!此时此刻,漫山满野,花似锦,花似云,花似海,彤红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。红焰霞彩燃遍山头,直凌苍空,似乎要红透天际。那是接天连日的红、势不可挡的红、波澜壮阔的红、磅礴震撼的红、气贯长虹的红!这时节,张扬无度金灿灼目的连翘花,也只能算是微乎其微的点缀了,珠山秀谷,正轰轰烈烈奏响漫山飞红的华丽乐章!
         山溪沿沟涧绕巨石一路流泻而下,正是“一片泉声下翠微”。那是欢快明丽的古琴曲,那是喷涌飞溅的汨汨禅音,古老的音符从透明的水花里一颗一粒弹蹦起来,一奏一弹,就是百载千年。藤蔓植物爬山虎算是高山流水遇知音了,她匍匐一生来静静地倾听,用一藤一蔓在所过之处画下详细的曲谱。
         珠山秀谷,再版的桃花源。
        翻山而过,石门寺隐在半坡。寺的规模并不大,晨钟暮鼓,古风禅意。两竖一横的巨石磊成寺门,周围苍松翠竹掩映,简直是私藏的通灵宝物。

         石门寺的袅袅禅音穿越了1500年的风雨。起始于盛唐,后屡经兴衰,在金代大定五年改称“玉泉院”,因寺前有汪常年不涸的泉水而得名。玉泉依旧清澈,如一只深邃的眼睛洞穿了千年万象。
        寺内曲径通幽、竹林青葱。寺门口古老蓊郁的雪松像位栉风沐雨的老者,枝干虬劲,气场宏大,荫遮半个院落。一些零碎的石柱、石雕柱头、石门当等古文物,陈列在古松下,跨越千年的风霜与现世的阳光相会,是何等的“佛缘”啊!山无言,石无语,禅有声,岁月的烟尘消散于时光隧道,今人唯能捡拾零星蛛踪,借此推想千年古寺经历过的风起云涌。
        披着明朝末年的夜色,一位来历不明的平山和尚曾出现在石门寺。他孑然一人,饱蘸月色,于墙壁上挥洒下十七首忧国忧民的诗。在那改朝换代的刀光剑影里,他“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”,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”。只是他想不到,几百年后,他的一腔悲愤惆怅化作烟云散,唯行行诗句见证了时代风云。在更早的公元838年,石门寺演绎了诗句“僧敲月下门”。那是日本佛法大师圆仁和尚入唐求法,后来因为没有通关文碟受阻,不得不暂居于石门寺。复原一下那个盛春的夜吧:山风空寂,流水静深,“鸟宿‘涧’边树”,淡淡的月色勾勒出石门寺灰黑的檐角,风尘仆仆的圆仁和尚轻轻叩响了柴扉。笃笃的敲门声,一下,一下,是东瀛四月的樱花飘散;一片,一片,是游子淡淡的乡愁飘落。大珠山石门寺,圆仁和尚大唐取经的驿站。
         人如浮尘俱往矣,而石门寺,因两位和尚的驻足披上神秘的幔纱。
         寺前的山溪乃石门涧,因寺而名。山间的绿色是蓊郁丰富的,可以分为多个层次:浓绿、淡绿、阳绿、泛白的绿……一幅恢宏绝美的油画!涧中有一巨石,上刻明末文人王无竟的诗:“苍霭寒山深,有人乃在此。一杯复一炉,煮茗溪光里。”在当时,王无竟算是诗坛的重要人物,他倡导引领新诗方向,留下一缕诗坛芬芳。后来殉于不测,好友刘翼明变卖家产为无竟伸冤雪恨,成为历史佳话。石门涧是刘翼明王无竟等诸琅琊文友经常游山会诗的地方,临溪煮茶话诗,一群文人处绝美之境,观藻绘满眼,哪儿不是佳词妙句?也难怪清人高凤举经石门涧时欣然题诗:“夹岸山花红浸水,夕阳倒影动鱼罾。胡麻莫问秦人饭,只此风光已武陵。”
         然后放眼满山的石头吧。每一块石头都是一个故事。植被的苍绿流淌在罅隙间,间或有一两株火红的山花从石头缝里旁逸斜生出来,使得石头格外凸显。

        珠山石属花岗岩类,易风化,线条大多是圆的,仿佛被水流淘洗过万年。或许千万年前有场地壳运动,大珠山从海底冒出来,依然是海浪打磨过的模样。像那“仙人拳”,哪里是浪花冲刷而成的,分明是发怒的龙太子一拳捣上的拳窝窝。像那“仙人靴”,究竟是珠山顶麻衣庵女道长的靴子,还是山下海中小龙女晾晒的绣花鞋?
         石头的答案如同它们的表情,丰富各异。
         半坡的石龟以慢吞吞向上攀爬的姿势定格了,传说它原是王母娘娘瑶池里的金龟,趁开蟠桃会之机,顺天河溜到东海,被大珠山山海相依云波浩渺的美景迷醉,从此不思天庭,王母一怒,点其成石,遂了它的心愿。远处的寿星石,据说是太白金星下凡,他半眯着眼睛晒太阳,胡须飘逸,优哉游哉。旁边的和平鸽,望着山下蔚蓝的大海,似乎在静听阵阵涛声,它膀肩耸起,一幅蓄势待飞的样子。山顶的小猴子虔诚地托腮仰脸,认真地听佛祖讲法……大珠山的石头,有供你浮想联翩的无限空间,任你驰骋你的想象力。
         珠山石窟群也是一群石头,它们从历史长卷里走出来。北麓的“眼镜蛇头”高高地探着,脖子下的鳞片纹路层层可现,嘴巴里吐出长长的舌信子——它是隋唐时期的珠山九十九座石窟中最小的一座。石屋子沟石窟在大珠山西麓,也凿在石头里面,正面形似起脊的小屋,南有门,屋内能蹲下三四人。石壁上刻有端坐的主佛像及其侧面而立的二弟子,衣饰纹路依稀可辨。大珠山石窟人物的衣饰风格,在北齐或隋唐之间徘徊,现代人谁也说不准,只有大珠山的石头知道答案。
         大珠山的石头,各有鲜活的灵魂。正如外地画家感慨:“画山,要画大珠山,那儿的峰既柔美又硬朗,每块石头都是活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 杜鹃染秀谷,禅风石门寺,诸多奇石异峰和历史风云隐藏在大珠山的浓荫深处。纵有笔千管,难尽大珠山。这儿谷寺相映,一石一诗,一水一词,自然风光与人文风光有机相融。登大珠山,幕天席石,煮茗谈诗,诗人的雅趣,如同珠山三月的春色蒸蒸升腾。可升腾不起来的,是诗人的心情,近些年雨雪罕见,溪水消瘦,湖水日浅……

  • 上一个文章:

  • 下一个文章:

  • 地址:青岛市黄岛区滨海办事处  邮编:266004 旅游咨询电话:0532-85131271 旅游咨询投诉电话:0532-84123456  
    版权所有:大珠山风景区 电子邮箱:dazhushanjingqu@163.com 阿里云托管